首頁 > 修真罪少回都市 > 第一百零一章:陰謀將近

第一百零一章:陰謀將近

    “最近修煉一種功法,才會導致真氣這樣子的。”季莫見她不信,又道。

    寧千度也沒太在乎,將一瓣鳳心花放在季莫面前,問道:“昨晚你救我而答應帶那魔泉去什么大殿,是何意思?”

    “在這世俗中有一個魔殿,我誤打誤撞進去過,里面有一個魔王留下的傳承,魔泉想要去繼承那些傳承卻需要我去大殿深處才可以完成傳承,他一直逼著我去大殿內,但是我一直沒答應。”季莫說道。

    “但為救我,你答應了。”寧千度柳眉皺了皺,說道。

    “救你?”季莫突然笑了道:“我這么無恥的人,救你是為了追你,如果你是個丑八怪,我能救你就怪了。”

    他嘴上說著,其實心中是不想讓寧千度感覺虧欠自己什么。他只想讓寧千度安心養好傷,然后回去,這就夠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寧千度臉色突然冷了,果然,這種貪生怕死的人,只是因為有了美色才有勇氣。她的心中對季莫評價低了幾分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希望你別帶它去大殿。”寧千度冷道:“若是去了,它就會接受傳承,禍害世俗界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我當然懂,”季莫笑著,故意說道:“我又不傻,去了那里,我還能活?”

    聽了這句話,寧千度心中對季莫昨晚才有的好感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。原來他不去大殿只是怕死,而不是怕魔泉禍害蒼生,果然,貪生怕死,不愧是當初拋棄同門自己逃跑的人!

    寧千度臉色冷極了,但又問道:“你為何會被魔泉入體?”

    季莫聽此,心中苦笑,為何被魔泉入體?這哪里是魔泉入我體,根本就是我為了救你們而吞噬魔泉!

    可是他嘴上卻沒這么說,自從被趕出師門的那一刻,他就沒在奢望過他們會理解自己。

    季莫編造一個理由說道:“自從我被趕出師門后,我就打算回世俗界快活,結果在路過一片封印陣的時候我就被魔泉附身了。”

    “報應!”寧千度冷冷說道。

    在她眼中,季莫被魔泉附身,那就是應該的,如果他還能活的好好的,那才叫老天無眼。

    聽了她的話,季莫突然笑了,笑的很諷刺:“是啊!可真是報應,老天有眼啊!誰讓我背叛師門,導致幾百名同門死于閻魔之手呢?對,這老天是有眼的,”季莫的表情突然變成了暴怒,吼道:“可真TM是有眼的!”

    “哼!你還知道死了幾百同門!”寧千度依舊臉色冷冷,雖然季莫的樣子很奇怪,但是季莫背叛已經是不可改變的事實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知道?我回去的時候……”季莫情緒很激動,就在他突然再次吼出聲的時候,他突然停止了,表情笑笑道:“沒事。”

    他不要被理解,所以也不需要解釋。

    “莫名其妙!”寧千度冷道:“你救我一次,我也救你一次,互不相欠!”

    “我早就說過,你不欠我任何東西,救你的命,算是我還你三年照顧之恩的。”季莫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這次救你,就當還你收留之恩。”寧千度說完就向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門被重重甩上,房間內恢復平靜,季莫苦苦一笑。

    他拿起床邊的鳳心花瓣,有些無語,自己送出的東西又返回來一丁點……

    “你今天什么時候回去?”季莫摸摸陽魂問道。

    “咝~”

    陽魂環繞季莫兩圈,便慢慢向天空飛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季莫看著它飛向空中,心里突然空落落的,不過片刻他就把這種感覺一掃而過,他還有事要做,不能因為一點情緒影響。

    季莫起了身,拿出符紙和毛筆,繼續煉制符罡。

    他需要力量,需要很強大的力量,足以打敗黑王,足以守護死前想守護的一切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今天一早,有一條通告已經傳遍了六大世家和各個小世家之間,那就是郭家大少郭亭云和藍家“仙女”藍霜凝的婚禮提前六天,會在五天后的飛龍莊園舉辦!

    小世家紛紛不解,分明十一天后的日子才是最好的吉時,為什么提前五日呢?難道大世家不在乎什么日子?

    不解歸不解,但人家既然定了日子,那么在那天,自己的小世家就必須得去,不然沒面子。

    此時郭家家內,郭亭云正和周謙碰著酒杯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周少厲害,竟然連這種毒藥都能搞的到,到時候婚禮上,直接就可以將藍家一網打盡!”郭亭云笑的前仰后合。

    周謙慢慢放下酒杯,道:“哎,郭少,可不能這么說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周謙陰險道:“我們要打的不僅僅是藍家,你想想藍家結婚,那其余四大世家的重要人物不也得去?到時候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!好!實在是好!到時候不僅能除掉藍家,還能除掉其他三個世家一部分勢力,再加上殿主五日就能復活,這東三省還不是伸手就能拿下?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來,郭少,碰一個。”

    “好,高興,喝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此時,藍家家內,藍霜凝的父親藍凌和季莫的父親蕭毅軒正坐在一桌上談話。

    蕭毅軒一副愁眉苦臉的模樣,說道:“藍凌,你就不能再拖延幾天嗎?很快我就能找到三年前的證據了。”

    藍凌也是一副難做的表情道:“毅軒,你我兄弟這么多年,我們兩家好的跟親戚似得,我也覺得莫兒當初可能是被陷害的,但是他現在確實變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那也許是要掩飾什么……”蕭毅軒繼續為兒子說話。

    “同意婚禮提前也是凝兒的意思,我們沒有任何一個人逼她。還有,凝兒可是我親生骨肉,她說再也不想見莫兒了,你知道莫兒傷她有多深嗎?我怎么可能再看著她受傷?”

    “藍凌……”

    “毅軒,你別說了,這事你要再插手,我就和你斷了兄弟情義!我不會讓自己女兒受傷三年后再一直受傷下去!”藍凌嚴肅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藍凌,我希望你別后悔。”

    蕭毅軒也是心中氣憤極了,他很想說出自己的兒子已經比當年還要優秀,已經是一名強大的古武者,可是老爺子也吩咐過他,這事不能告訴外人,所以他只能憋著。

    但他相信,真相曝光的時候,就是他藍家后悔的時候。

    “毅軒,兄弟情義雖重,但骨肉幸福更重,我希望你明白。”藍凌突然愁著說道。

    蕭毅軒沒說什么,喝了一口桌子上的茶,然后道:“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說罷,他離開了藍家。

    藍凌看著他離開,嘆了口氣,他何嘗不是非常看好季莫?季莫從小一直都是他眼中的最佳女婿,可是這些年發生的事太多,人也變了太多,所以這美好的事終歸是成不了……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,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。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pc蛋蛋幸运28算法v1信pc28gz